深夜里,4002教室的“灯”依然亮着

当时针划过午夜12点,校园归寂于又一个凌晨。一位耄耋老者,一群青年学子,走出教学楼,在相伴而行的路上,仍然不停地讨论着实验中的难题,这既是一天的结束,也是新一天的开始。

这一幕,在北京理工大学的校园里天天上演,老者熟悉的身影,曾刷屏过北理工师生的朋友圈。这位每天陪伴学子们勤奋学习的慈善师长,就是该校光电创新教育实验基地创始人、84岁高龄教授张忠廉。

从青丝到华发,张忠廉与北理工相伴,至今已63载。很多学生说,张忠廉的身上有“延安根、军工魂”的红色基因。他走在校园里的样子,就像一盏照亮学子前行的明灯。

“党和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

1956年,21岁的张忠廉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工业学院坦克制造专业。入校后不久,因国防建设需要,张忠廉与200余名同学一起,转入无线电系雷达专业。4年后,因国防科技事业和学校发展需要,张忠廉提前毕业留校,成为一名青年教师。

留校工作后,张忠廉的教学科研方向是火箭仪器仪表和传感器,并负责主持相关实验室建设工作。但在1962年9月,他又一次因国家需要改变科研方向,开始对夜视技术和光电成像技术进行研究,并担任实验室主任。从坦克到无线电,从火箭仪器仪表到夜视技术,张忠廉说:“作为一名北理工人,党和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

在课堂上,张忠廉经常将学生组织起来,鼓励大家以小组形式研究一个项目、一个问题,互相讨论,培养大家的团队合作意识,提高学习质量。

上世纪,学校无线电系优秀教师厉宽的一言一行深深地影响着张忠廉。“厉老师讲课思路清晰、知识系统详尽,每次上课他都会很认真地板书,并要求学生做好笔记,一节课下来,黑板几乎成了‘白板’。厉老师对学生要求严格,总能以学生为中心,进行针对性教学。”张忠廉在这样的言传身教下受益匪浅,而“以学生为中心”的为师之道,也深深地扎根进他的心中。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北理工开始实施提升学生实践操作能力的教学改革。张忠廉面向全系开设了“仪器仪表电子学实验技术”必修课,在学生实践创新能力培养上取得了良好效果。“这门课应该算是后来光电创新教育实验基地的前身。”回忆当年,张忠廉说。

“教什么、怎么教,要问学生的意见”

1995年,张忠廉退休。带着为党育人、为国育才的使命感和对教育事业的热爱,退休后的他又开启了新的征程,着手创建学校光电创新教育实验基地,这一干又是24年。

“通过引导学生自由探索,建立融合学生兴趣与创新潜力培养新模式,将多个学院、不同学科专业学生混合组队,锻炼学生多学科知识交叉的能力。”谈起基地特色,张忠廉心得满满。

2000年,利用学校特批的15万元经费,张忠廉创建光电创新教育实验基地,希望建立跨专业培养学生实践创新能力、提高学生科学素质实践育人新模式。“在构建最佳知识结构的同时,引导学生在本科学习前期通过实验选修课,打好实践能力基础;后期则通过毕业实习和毕业设计两个非常重要的教学环节,切实做到综合运用所学知识去解决实际问题。”张忠廉建立了一整套指导学生创新培养的教学模式。

每当总结基地的教学模式,张忠廉始终秉持师生并进、教学相长的理念:“我的学生就是我的老师。教什么、怎么教,要问学生的意见。创新教育不用辩论,把你的办法拿出来,让学生到工厂、实验室中去检验。”

“基地打破原有课堂教学模式,激发了爱好与兴趣,使我们能够自主学习,并且通过参加竞赛调动积极性,做到了学以致用。我们懂得团队合作,不仅丰富了知识,世界观、人生观也得到了改造。”2008届毕业生王本欣这样回忆张忠廉的言传身教。

光电创新教育实验基地自2000年成立以来,一万余名学子在这里锻炼成长,培养了一大批创新能力突出的优秀学生,多次获得省市级、国家级教学成果奖,在各类创新大赛上摘金夺银,硕果累累。

“看到学生成功,我会无比快乐”

“深夜11点的信息教学楼,其他教室早已是一片沉寂,而4002的灯,依旧亮着……每到子夜,依旧有百余名学子在此坚守,挑灯夜战……”

2016年,一篇《在北理工,有一盏灯叫“深夜十一点的4002”》的文章发表在学校新闻网上,短短时间点击量过万。张忠廉每天坚持在4002教室陪伴学生,10余年坚持这样一个既普通而又不凡的举动,令师生们敬佩。

“爱生如子”是张忠廉的为师之道。在光电创新教育实验基地,张忠廉喜欢走在不同学院、不同专业学生的中间,亲切地给予指导和建议。每个学期制订教学计划前,他都会找学生聊一聊,听听学生的需要。已经退休20多年的张忠廉,耄耋高龄几乎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回到家里已是凌晨。“看到学生的成功,我会感到无比快乐”,就是他给出的答案。

作为老一辈北理工人,张忠廉在指导学生创新实践过程中,特别重视抓好学生思政教育。“延安精神就是我们北理工的光荣传统。”张忠廉将思政教育融入教学、课外科技活动及基地文化建设中。他精心指导学生设计制作的机械类创新作品《长征组歌》,获得第五届全国大学生机械创新设计大赛一等奖。

虽然就住在校园里,但张忠廉回家路上,身边从不缺少学生的相伴护送。他赢得了一代代北理工学子的尊重和爱戴,在由全体学生投票的“我爱我师”评选中,张忠廉多次高票当选。

对于基地的未来,张忠廉很欣慰。创新基地已经有两名青年教师张丽君和王冬晓,也和他一样每天坚守在教学一线,不辞辛劳。“我们是一个团队,当我老到不能走路的时候,还有他们把基地的精神、把北理工的延安精神传承发扬下去。”

《中国教育报》2019年11月20日第3版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ebhostingbrio.com

八部门联手管控青少年“第一支烟”

本报讯(记者 赵秀红)影视作品中明星吸烟镜头极易误导青少年效仿。有调查显示,近十年中国热播电影中的烟草镜头数量几无变化。如今,这一状况有望得以改变。国家卫健委、中宣部、教育部等八部门日前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青少年控烟工作的通知》提出,严格控制电影电视剧吸烟镜头,对于有过度展示吸烟镜头的影视剧,不得纳入各种评优活动。

要加强电影和电视剧播前审查,《通知》提出,严格控制影视剧中与剧情无关、与人物形象塑造无关的吸烟镜头,尽量删减在公共场所吸烟的镜头,不得出现未成年人吸烟的镜头。对于有过度展示吸烟镜头的电影、电视剧,不得纳入各种电影、电视剧评优活动。要把烟草镜头作为向中小学生推荐优秀影片的重要评审指标,对于过度展示吸烟镜头的,不得纳入影视剧推荐目录。

青少年容易受烟草广告引诱而尝试吸烟。该文件也对此“亮剑”:加大对违法烟草广告的打击力度。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在大众传播媒介或者公共场所、公共交通工具、户外发布烟草广告,不得利用互联网发布烟草广告,不得向未成年人发送任何形式的烟草广告。各地要进一步加大对违法烟草广告的打击力度。

“确保商家不向未成年人售烟,未成年人买不到烟”,八部门文件明确提出,国家烟草局和市场监管总局严厉查处违法向未成年人销售烟草制品。烟草专卖零售商须在显著位置设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制品的标识,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制品,对难以判明是否已成年的应当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

电子烟的危害最近也得到广泛关注。电子烟烟液成分及其产生的二手烟(包括气溶胶)均不安全,目前尚无确凿证据表明电子烟可以帮助有效戒烟。近年来,我国电子烟使用率在青少年人群中呈明显上升趋势。《通知》提出,各地要主动加强对电子烟危害的宣传教育,不将电子烟作为戒烟方法进行宣传推广,倡导青少年远离电子烟。

《通知》还对无烟中小学校建设提出了指导意见,提出建设无烟学校,还孩子们一个清新的无烟校园环境。

《中国教育报》2019年11月09日第2版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ebhostingbrio.com

故事之上,是人的命运

儿童小说首先是要讲好故事,往上一点儿的,能通过故事塑造好典型人物,再往上一点儿的,能通过故事和人物形象传递积极向上的精神能量。如果能做到这一层,那就是优秀的、值得读的了。那么再往上一点儿呢?除了值得读还能让人觉得被吸引的是什么呢?恐怕应该是能够写出人的命运感。命运,是人类一直在追寻、抗争的东西,是文学永恒的命题。儿童小说倒不必给儿童讲深奥的“命运”,但命运感是可以有,也应该有的,这是文学最吸引人的地方。读三三的小说《“童年在中国”系列·夏至之夜》(明天出版社)就有那么一点儿命运感。

《夏至之夜》的故事很简单,一句话就可概括,讲的是一个小女孩在一天晚上应父亲的要求独自一人去村子的尽头请接生婆王大娘给母亲接生的故事。虽是发生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但故事读起来却是热闹的。不长的一段路程里,随着小女孩丰富而细腻的心理活动的展开,小说为我们描绘出一个几十年前的村庄里人们的生活图景。大量准确而真实的细节,带来充盈的想象空间。比如关于故事发生的年代,小说中没有明说,但开篇,小女孩睡梦中被父亲叫醒去请王大娘,当然很不乐意,不情愿地嘟哝着,其中一句“特别是王大娘,一双小脚走起路来东倒西歪”,很自然地带出了故事发生的大致年代。路上小女孩被一只猫跟着,吓得想找一户人家躲一躲,结果“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家家关门闭户……小卖部刚刚打烊,卷帘门刺啦啦拉下来的刺耳声音打破了乡村夜晚的静谧”。

这让我们能够推测出大概是夜里11点到12点,而小说中的其他细节也都暗合了这个时间点。小女孩路遇同学燕青,从发现他要离家出走,劝说他不要走,到帮他躲过母亲和继父的寻找,小说成功嵌入了一个生动的继子与继父的故事。寥寥几句小女孩与燕青的对话,以及小女孩的心理讲述,可以触发诸多联想,脑补出燕青一家三口的很多故事。小说结尾,小女孩第二天一早在学校见到燕青,他却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让我不得不怀疑昨晚发生的所有那一切,都只不过是我做的一场梦而已”。这给这个不寻常的夜晚加上了一层神秘的梦幻色彩,既符合小女孩的心理感受,又自然而圆满地给这个夏至之夜的故事画上了一个句号。正是这种“一句顶三句”的表现手法,让这个短小的故事富含生活的气息,读后令人回味。

《去省城》的故事线也比较单一,就讲了秀树和张小红两个十四岁女孩相约一起去省城玩儿的路上发生的事。小说准确地把握住了这个年龄段女孩的心理成长特点,把她们对学校以外的世界的向往和害怕描绘得那么细致而真实。虽然只写了几个小时的事,但仿佛让我们看到了两个性格迥异的女孩子未来的不同人生轨迹。小说的讲述非常有耐心,但也不是均衡推进的,而是有快有慢,而这快慢又与人物的心情相关。刚开始,两个女孩要去坐长途汽车,心情是放松而愉悦的,小说的讲述就比较舒缓、从容,穿插一些可以反映出人物性格的小故事,也为后面的情节发展作铺垫。从两人坐上那辆绿色吉普车开始,小说的叙述就开始收紧,紧紧围绕着吉普车上的四个人物,情绪上也开始紧张起来。一直到秀树决定中途返回,不再继续向前,而小红决定跟吉普车上的两个男子去海边玩儿,两个女孩“分道扬镳”,故事达到高潮,同时也戛然而止。最后一句“十四岁的她从未感觉像今天这么累,只不过才过了短短一个上午,却仿佛历经一生那样辛苦和漫长”,点出了小说的主旨并不是讲述故事,而是讲述这个故事中人的感受。

上述两个短篇里,人物的命运感有一些显现。比如去请接生婆的小女孩认为和二婶家有一儿一女相比,自己家只有两个女孩有点儿不够完美,希望这次母亲能生个男孩,能够“扭转局面”。虽然她不知道父母是否因连生两个女孩而失落过,但她知道“父母视每个女儿如珍宝”。一个小学生会有这样的想法,应该是受她身边的社会环境影响的。但受篇幅的影响,这篇作品的命运感还不那么强烈。在篇幅稍长一些的《我一直想知道的那件事》《哦,高唐》和《蒲公英之歌》里就比较明显了。

《我一直想知道的那件事》以回忆式的笔法,讲述了主人公多年后重回故里,偶然间揭开了小时候发生的一件对她影响深远的事件的真相,才发现原来自己当年一个莫名的谎言硬生生地改变了三个人的命运。

《哦,高唐》也是回忆,而这段回忆有了一个具体的讲述对象:来自高唐的“你”。“我”要告诉“你”“我”与高唐的故事。小说以一种极为抒情的语言开篇,悬疑式的情节推进,其实写了一个宏大的主题——台湾老兵与大陆亲人的分离与团聚,这是极具地域色彩和时代烙印的主题。小说通过主人公的讲述,写出了外婆、母亲、舅舅这个家庭在战争年代遭受的痛苦,写出了他们对彼此的牵挂和一定会重聚的信念。从小说中可以看出,“我”应该是一个高中生,所以小说的叙述风格也相应地符合这个年龄段的心理特征和思维习惯,而这一年龄设定,也为小说主题的表达提供了便利。

《蒲公英之歌》写了“我”和小满两个小女孩“互换”命运的故事。人生的起起落落、福兮祸兮,都在这次互换中表现得那么清晰。最触动人的,不是命运的起伏,而是命运起伏中的两个人——“我”和小满的情感起伏。特别是经历了从人生高潮突然跌落至低谷的小满,顺时没有骄,逆时没有哀,总是尽最大努力向前进。这样的精神力量是值得传递的。

《夏至之夜》收入的五篇小说的主人公有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年龄跨度比较大,但都有一个相同的主题:童年记忆。童年书写是儿童小说的重要一类,相似的作品也非常多。这五篇小说作为一个整体亮相,可以说是比较出彩的,在数量众多的作品中突显了出来,达到了与众不同。五篇小说的人物、故事各不相同,艺术方面也各有特色,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小说中关于人物的命运感的书写和把握。五篇小说都在不同程度上反映出生活的丰富性、可能性、复杂性,呈现出生活中的一个个面目不同、性格不同的人物。我们为什么要读小说?恐怕不仅仅是为了读一个有趣的故事,更重要的是了解不同人们的生活,体验不同的人生。

(作者单位:中国作协创研部)

《中国教育报》2019年11月11日第11版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ebhostingbrio.com